国信期货软件

经典小说网 qhcl186.cn,最快更新诡三国最新章节!

    过了陇西,不代表就马上到了长安。

    虽然骠骑将军已经是将整个关中甚至到了陇西的道路都疏通整理了一遍,但是按照汉代的交通速度,依旧没有办法说是想要到哪里就能到哪里,但是至少可以看见了一些和陇西完全不同的村寨和田野了。

    一行队列缓缓而行,绕过一处大弯,穿过了一片树林,又从一个皱褶上爬到了另外一个皱褶上,忽然眼前的出现了一大片广阔的耕地,已经开始少量耕作的细细小小的小麦,带着一点让人充满希望的欣慰,从眼前的这里,一直绵延到了远处……

    『这……』韩过呆呆的看着,『这……』

    『真乃大田之色也……』韦诞斜眼看了一眼一旁的韩过,策马望前面了一些,哦吟道,『大田多稼,既种既戒,既备乃事。以我覃耜,俶载南亩。播厥百谷,既庭且硕,曾孙是若……』

    『啊?』韩过愣了一下,然后在后面喊着,『呃,这个,你在说啥?』

    韦诞笑了笑,继续向前而行,并没有回答韩过的问题。

    队列继续向前,在最前方的兵卒高高举起三色旗帜,时不时的向远处的哨塔按照约定摇动起来,发出安全的信号。

    虽然说关中现在大体上平静,但是也不代表着就是完全就可以什么都不管,作为整个大西北发展总公司所在地,自然不可能什么警备都没有,越是临近关中,便越是戒备森严。

    对于相对来说比较广阔,且流动人口比较大的陇西,自然不会太关注于小规模的人口流动,但是在三辅之地,就完全不同了,但方式出现队列人数超过十人以上,并且有携带武器或是马匹的,都在各处的哨塔重点关注之中,但凡是出现一些出格的举动,就会立刻点燃报警的烟火,旋即在分布在关中各处的巡骑就会出动,基本上一个时辰之内,就会刚到警报之处,并且根据情况来判断是不是需要第二次的示警,当然,如果第二次的警报传递出去,整个事件的规模就必然扩大了……

    这也是在冷兵器时代的局限,虽然说村寨和城镇不用太担心被十几人的队伍所攻破,但是被一些什么山匪和流蔻抓到了空隙,根本不需要攻击村寨和城镇,只需要在外面耕田之处杀一些农夫农妇,抢夺一些财物,盗取耕牛什么的,就已经是够让人头疼的了。

    有了预警,就有了提前准备的时间。

    骠骑将军没有到关中之前,溃兵,山贼,还有些活不下去的农夫,要么明火执仗,要么偷偷摸摸的拿起了刀枪,干着无本的生意,着实是乱得不行,出了城池根本没有人敢单独在道路上走,一直到了骠骑将军建立了完善的巡察制度之后,引进了大量的退役军人充当三辅各地的警卫,才算是比较彻底的控制了整个三辅混乱的局面。

    而这所有的一切,对于韩过来说,都是那么的新鲜,包括对他态度不是很友好的韦诞,也是同样充满了好奇。

    韦诞是半道上碰到了,目标也同样是去长安,所以驿站的官吏就干脆安排到了同一个队列里面,也是省事一些。当然,驿站还担任着传递邮件运送物资等等的职务,不仅仅是护送韩过和韦诞两个人而已。

    这一次也不例外,在后面还有两辆车,车中不股票 装了一些什么,反正有一些护卫看守着。

    韩过转过头来,相比较车中的物资来说,他对于韦诞更感兴趣,可惜的是韦诞对他不感性趣,嗯,兴趣……

    韦诞似乎只喜欢写字。

    根据韩过的观察,似乎一有空闲,韦诞就会写字,有时候是用水在木板上写,有时候是用树枝在土地上写,甚至有时候还会什么都不用,就那样凝空在写……

    这么写,有意思么?

    韩过记得他好奇的问过韦诞这个问题,然后韦诞也像之前那样,只是笑笑,什么都没有说。

    韩过撇了撇嘴。

    原以为都是少年郎,应该更好说说话……

    韦诞虽然脸上带着笑容,当时韩过股票 在笑容之下,其实应该是疏远和鄙视。

    韩过想起了他的父亲,嗯,严格说起来应该是养父的话。当时他父亲扶着拐杖坐在山头上,望着天边的夕阳,说他一辈子就是为了想让别人看得起他,想要成为一个受人尊重的大线上配资 ,但是一直到了老弱病残的时候才看明白,其实别人看不看得起,并不是很重要,是不是一个大线上配资 ,也同样不是很重要……

    当时韩过问他父亲,说那么什么才最重要?

    他父亲说,到时候你就明白了。

    韩过仰头望天,似乎有些明白,但是又不是完全明白。

    阳光??正好,金色的光辉倾斜而下,铺满了微微有一些起伏的关中大地,就连那些褶皱和沟壑,都似乎明媚了起来。渭水和远处的沟渠,就像是银色的光带,缓缓的流动着,一直延伸到了视线的尽头。

    这是一个好天气,很多农夫或是用耕牛,或是用驽马,甚至还有的自己背着犁耙,奋力的在田地之中耕作,裸露在外的皮肤上沾满了泥土,汗水将脸上的尘土冲出了一条条沟,却冲不走在嘴角的满足且充满了希望的笑容。

    这个笑容,比起韦诞的笑,好看多了。

    也比韩过在陇西所见过的那些羌胡人脸上的笑,好看多了……

    韦诞说这是因为所谓的『礼』,而韩过不能理解。

    『礼,规也,矩也,道也,理也……』在一开始的时候,韦诞还愿意和韩过解释的时候,这样说道,『胡人蛮荒,故而无礼也……』

    韩过想了半天,然后找到了韦诞,说道:『不是这样……』

    就拿吃饭来说。

    所有人都要吃饭的,不管是汉人还是胡人。

    汉人或许有汉人宴会的规矩,但是胡人同样也有胡人自己的规矩。

    一般胡人是有碗和用来割肉的小刀,但是胡人的奴隶没有碗,也没有小刀;

    在帐篷内坐着吃的都是有些身份的胡人,一般的胡人只能是坐在帐篷外的篝火处,不能进入帐篷之内的,至于奴隶,要远远避开,不能在有身份的胡人面前吃喝;

    胡人战士可以吃两份的食物,而一般的普通胡人只能吃一份,如果是担任一些重要职位的胡人,比如斥候或是精锐护卫 -->>

国信期货软件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诡三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马月猴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马月猴年并股票网 诡三国最新章节

期货开盘价

股票特斯拉是什么概念股

展鹏配资

上海中期期货

股指期货利

期货的利润

济宁配资

海口配资

永城配资

期货大赛